把握实时脉搏 关注行业热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业界动态 > 正文

应对低油价挑战 油气产业的非常规之路

导读: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油价下跌,令国内外石油公司上游利润压缩并纷纷减少勘探开发投资,这让相当烧钱的非......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油价下跌,令国内外石油公司上游利润压缩并纷纷减少勘探开发投资,这让相当烧钱的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处境尴尬。

       “十三五”期间,非常规油气开发应制定怎样的发展速度、选择怎样的开发模式,对产业的未来至关重要。当下的页岩气,考验着行业参与者的初心和实力。

应对低油价挑战

       “非常规油气是当今和未来油气勘探的主要领域,在目前油气勘探中处于重要地位,是具备规模化开发条件和商业化开发前景的能源。”12月10日,2015非常规油气合作伙伴峰会暨非常规油气产业联盟年会上,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主任张大伟指出。

       储量丰富的页岩气和煤层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被普遍认为是推动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调整升级的关键环节。然而,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际油价经历了“自由落体式”下跌,仅半年时间便遭遇“腰斩”。这也为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开发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重任在肩的中国非常规油气行业,在油价低迷及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技术储备不完善的情况下,降低成本,提高产能效益,抓住新格局下的非常规机会,实现科学高效可持续开发,是应对挑战的必由之路。

      “国外企业最直接降低成本的方式就是裁员和削减非核心项目,这样做的最大动力是保证股东回报。”原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首席能源研究员陈卫东表示,“但这并不适合中国的国有企业。”

       我国企业采用的方法则是依靠技术进步和高效管理实现低成本可持续发展,通过试验试点提高开采的可行性、安全性与环保性。作为科技部批复建设的重要创新平台之一,页岩油气富集机理与有效开发国家重点实验室日前落户中国石化便是一例。

       这是中国石化上游首个进入“国家队”的重点实验室,也表明以页岩气为代表的非常规油气肩负着业界期盼: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国有企业改革和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成为备受关注的重头戏,非常规油气或将成为改革的动力甚至成为改革的突破口。

页岩气与煤层气前景广阔

       低油价背景下,页岩气、煤层气成为非常规油气领域中备受关注的对象。

       据了解,目前中国页岩气生产井近200口,探明页岩气地质储量约5400亿方,2014年产量12.5亿方,2015年已产气23亿方(截至2015年9月),预计2015年中国页岩气产量在45亿立方米左右。

       近日,国土资源部油气储量评审办公室对中国石化涪陵页岩气田焦石坝区块焦页4-焦页5井区探明储量进行评审后认定,涪陵页岩气田焦石坝区块新增探明储量2739亿立方米,我国首个大型页岩气田——涪陵页岩气田成为全球除北美之外最大的页岩气田。

       “‘十三五’期间,页岩气应成为气体清洁能源最重要的补充资源之一和推动油气领域全面深化改革的试验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峰表示。

       “页岩气的组分与常规天然气相当,具有清洁、高效、安全、运输便利等优点和大规模发展的潜力,具备成为未来主力清洁能源的资源基础。”郭焦峰说,“页岩气应该成为中国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以及中长期能源战略决策的重要选择。”

煤层气的快速崛起则出于安全需求。

       煤炭信息研究院清洁能源中心主任孙超介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国,瓦斯事故是煤矿安全生产的最大威胁。2005年以来,中国决定开展瓦斯治理攻坚战,每年提供30亿元国债资金专项用于煤矿安全技术改造,瓦斯爆炸事故以及死亡人数均大幅下降。但是,目前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依然严峻。“为有效降低煤矿事故,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利用,加强煤层气抽采是最重要的措施与手段。”孙超说。

       最近几年,中国煤层气开发利用技术取得重大突破,成为科研攻关和投资开发的热点领域。“随着高强度煤炭开采导致的资源枯竭矿井增加以及煤矿整顿关闭潮的推进,报废煤矿瓦斯抽采利用将是中国‘十三五’期间瓦斯抽采利用的热点。”孙超预计。

       事实上,关于煤矿安全和煤层气开发利用的相关政策已经出台,为国内外公司和国际机构提供了投资和技术合作的良好机遇,“中国煤层气开发利用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孙超说。

企业要挺住寻机

       为了实现发展前景,张大伟建议政府“未来应建立页岩气特别试验区”。其总体目标是以2017年为元年,用5年时间,初步形成特区内良性互动的运行机制与体制,把特区建设成为页岩气勘查开发和利用、技术和装备制造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保护、机制体制和政策体系等示范区,成为中国页岩气的主产区、技术创新攻关区、装备制造聚集区、页岩气综合利用商务区、油气改革先行先试区。

       张大伟同时表示,我国致密气资源量丰富,致密气产量约占全国天然气总产量的近1/3。但是由于单井产量低、开发成本高、经济效益差,大部分致密气储量未能有效动用。“在资源管理上,政府管理部门和石油公司应将致密气按常规天然气管理,同等对待。”

       由于致密气不是独立矿种,目前境地尴尬,张大伟建议将致密油气划归为非常规油气,并制定相关标准,如致密油气储量估算规范、储量报告编写规范、致密气开发经济意义研究技术要求等。

       在对具体的企业提“十三五”规划建议时,陈卫东认为,创新要顺应企业的自身优势,“如果扎堆投入政策鼓励行业的话,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风险太大”。

       开源节流是郭焦锋给出的建议。他以中石油新疆销售有限公司推出“互联网+能源”完成成品油线上交易为例,强调“企业要找到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上中下游统筹考虑,积极吸引各种融资,这就是生存的能力和技巧。”

       另一方面,政府推动不可少。“如果将油气改革和电力改革相结合,参照微电网的项目政策建立油气微网,就能使得东部地区的页岩气发展跟风能、太阳能结合起来,发展风、光、气、热分布式能源。”郭焦锋坦言,这还需要各个企业长时间的探索。

       张大伟则希望企业认清局势、坚定信心,“挺住就有发展机会,寻机则是等待政策利好”。

(本文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贡晓丽 责任编辑:365cgw)

上一篇:龙力生物一技术成果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下一篇:2016年石油竞争性环节真正放开,成品油出口或有新突破

分享到:
收藏